今天您也依舊愛著我嗎, Guest? | RSS

皮格馬利翁的時光

Monday, 10.18.2021, 11:07 AM

《九千九百九十九战》

刀剑乱舞。
小狐丸&女审神者。
求而不得。

 

    第九千九百九十九次清扫战场,她依然没有找到小狐丸。

    她为刀剑们擦亮了刀装,喂好了马匹,确保了每一位的樱吹雪状态。她有点迷信又怀着私心,于是将向来手红的五虎退放在了队长位。她想小狐丸也许会喜欢与三条 家的其他刀一同战斗,所以带来了今剑和石切丸。她又想到小狐丸是宗近大人在狐狸的帮助下锻造出来的,于是和鸣狐商量好借用他的小狐狸。

    然而第九千九百九十九次清扫战场,她依然没有找到小狐丸。

    “您很失望吗?”五虎退身上还留着刚刚战斗时留下的血迹。

    她蹲下身子,用指节蹭了蹭他沾着灰尘的鼻尖:“没有。”

    “辛苦准备了这么久却毫无所获,您一定很失望吧。”五虎退把她的话当成了安慰,或者说谎言,“是、是我太差劲了,无法为您带回想要的刀。”

    “不是的,五虎退已经做得很好了。”她的手指深入五虎退凌乱的卷发,安抚似地摸了摸, ... Read more »

Views: 1722 | Added by: Robin | Date: 04.29.2015 | Comments (0)

《必杀》
刀剑乱舞,江雪左文字&女审神者。
轻微性暗示。

 

    一直到晨光熹微之时,少女还在为出阵前江雪的表现担忧。

    “夜战的话,短刀们都很乐意出阵呢,江雪还是留在本丸比较好吧。”
    “无妨。”

    “是因为小夜或者宗三在队里的缘故吗?如果实在担心,我也可以把他们换下来,等明天与你一起出阵哦。”
    “无妨。”

    “如果遇上检非使,我就算拼了命也会保护好他们的,所以江雪就放心吧,没必要勉强……”
    “无妨。”
    他顿了顿,皱起眉,又说道:“是在担心我拖后腿吗?”

    少女惊讶又窘迫地低下头去,回避着他的眼神:“不、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夜战会给江雪带来压力而已。最近资源储备也有点不足,如果受伤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nb ... Read more »

Views: 1540 | Added by: Robin | Date: 04.28.2015 | Comments (0)

全世界的人都想要杀死贝洛。
一年又一年,勇者们的尸骨堆砌在贝洛的法师塔下。
后来,一位自称深爱着她的圣殿骑士踏着这些骸骨走进了她的高塔。

“如果要杀我,那么请温柔一些。”

1、专注萝莉和美青年一百年。
2、脑洞短篇,俗气老套,不喜别看。

 

1、
    贝洛是魔鬼。

    兰斯洛特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这句话,可是当他再次张开眼时,又不得不把这句话推翻了。

    正穿梭于炼金仪器之间的贝洛穿着色彩鲜亮的长裙,裙摆上那些琐碎的镂空花纹让兰斯洛特想起中央大教堂的穹顶。她还戴了顶黑色小礼帽,礼帽上装饰着精巧的钻石珠花。鞋子尖尖的,每一步踩在地上都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副打扮让她看起来不像是声名狼藉的亡灵巫师,更像是一个优雅地享用下午茶的贵族大小姐。

    “您的裙子……不会造成什么麻烦吗?”兰斯洛特站在房间最边角的地方,温柔地向贝洛行了骑士礼。他在心里恳求神明的原谅,他并不是真的企图跟这个魔鬼对话,他只是想要了解敌人的想法。

    贝洛从一堆试管间抬起头,朝兰斯 ... Read more »

Views: 525 | Added by: Robin | Date: 12.30.2014 | Comments (0)

    “由我来斩断残破的黄昏吧,然后将坠落的第一颗星辰挂在您的钟塔上,请允许我为您照亮彻夜的黑暗。”

    贝尔维娜看着单膝跪于她面前的骑士,昏暗的灯火中涌动着疯狂而扭曲的暧昧气息。

    等到最后一声钟响结束,她便露出了甜美的笑容:“我接受你的效忠。”

1、骑士/贵族,大叔/萝(荡)莉(妇)。
2、梗来自蓝胡子。存在非常糟糕的血腥描写、疯狂妄想和精神污染,非全年龄向。


1、
    凛冬的寒风将炉火压得抬不起头,晦暗不明的光线将加文的影子投映在雪地里。他身材高大,常年握剑的手上覆盖着老茧,锃亮的重铠将他极具爆发力的身体遮挡得严严实实的。

    “见鬼!把门带上!”

    坐在火炉边上的骑士手忙脚乱地冲过去将加文拉进了哨塔,然后“砰”地一声将门关上,寒风终于不再往温暖的室内猛灌了。

    加文身上的铠甲发出刺耳的碰撞声,他将头盔取下来,乱糟糟的棕发落在肩上。他看上去不到三十,但是整个人已经十分沧桑了,蔚蓝色的眼睛里有着远超年龄的包容与睿智。

   ... Read more »

Views: 663 | Added by: Robin | Date: 12.22.2014 | Comments (0)

圣诞番外·英格兰姆

《潜规则》

背景是安默拉成为女王,英格兰姆为了稳定病情而待业在家。

刀受点的英格兰姆&安默拉【哔】场合番外,她本来想点约书亚,但是没有经受住我的诱惑。
其实我一直觉得英格兰姆很适合正宫位置,一来是身娇体柔易推倒,安萌萌可以扳回身高劣势;二来是年龄大了性格温柔隐忍,不会影响后宫和谐;三来脸能看脑子能用声音还好听,就算当成花瓶摆在卧室里也不亏啊……
咳,虽然扯了那么多理由,这对是拉郎没错,ooc也严重,大家娱乐着看看就好,不要太当真。

 

1、

圣兰斯卡特首都郊区,一栋普通的湖滨别墅里。

夏日的阳光非常明媚,可是穿过重重叠叠钻进别墅房间里时还是带了几分凉意。房间里的落地窗前摆着张白漆橡木摇椅,摇椅上垫了舒舒服服的细绒毯子,一点也不像夏天的样子。天花板上吊着鸟笼状的灯,光芒穿过藤制的罩子显得十分朦胧。这间房里的种种装饰都很平实精致,透着淳朴浪漫的气息。

摇椅上坐着的是不久前从革命军中被解救出来,但是又因为身体问题而不得不在家修养的帝国总参谋长——英格兰姆所罗 ... Read more »

Views: 1093 | Added by: Robin | Date: 12.21.2014 | Comments (0)

圣诞番外·门格尔集合

《第N个二十四小时》

门格尔&安默拉居家场合。
安默拉年龄:五岁。
门格尔年龄:未知。

我写纯洁的父女情已经写得越来越顺手了,写完之后有种“难怪门格尔要领便当啊”的感慨【【【
席德原本点了战斗场合和【哔——】场合,后来觉得战斗应该不会发生毕竟门格尔早死了,这种父女的【哔——】场合还是比较丧病的,纯良如我下不去手啊!!暂时就写居家场合吧,以后灵(节)感(操)来(掉)了再补。

 

早上五点。

实验数据分析告一段落,准备上床休息一小会儿。
……走到一半又回来,打开了实验室里的保温装置,然后才放心离开。

早上六点。

被莲恩吵醒,把她赶回帝都并且销毁她留给小天使的信。
继续回去睡。

早上七点。

... Read more »

Views: 1211 | Added by: Robin | Date: 12.21.2014 | Comments (0)

第一层、坠落在咫尺之间

    她把煤气阀门拧开了,光着脚踩在斜条纹的瓷坂砖上,空间太过狭小,再轻的步子也会带起躁动的声音。苍白的手臂抬起来,布满灰尘的玻璃窗被拉上,厚重的深红色窗帘垂下,室内有微红的黯淡的光。

    她小跑着走到了卧室,提上鸟笼,然后艰难地顺着梯子爬到阁楼。

    阁楼里有个斜开的小圆窗,苍白的冬阳从外面照进来,这间阁楼里漂浮着着金色的灰尘。一盆仙人球正放在光芒的中央,她眯起眼睛,仿佛看见了一轮小小的太阳。鸟笼里的灰鸽子很安静,它看着她的动作整理羽毛,不叫也不跳。仙人掌也很安静,每一根尖刺里都透出温柔的植物清香。

    她也很安静,上次开口说话也许是在一周之前。

    她推开了小圆窗,把鸽子从笼中粗暴地倒出来,然后揪着它的翅膀扔出窗外,“砰”地一下又关上了窗。然后是仙人球,站起来,砸掉花盆,确保它的每一点根系都远离土壤,暴露在空气之中。她环顾四周,将所有可以破坏的东西全部破坏干净。把花了好几天拼好的拼图拆掉,把装着船模的瓶子砸开,把挂了红色袜子的小圣诞树踢倒,把那箱千纸鹤全部踩扁。

    这是她曾经在意过的东西,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n ... Read more »

Views: 556 | Added by: Robin | Date: 12.10.2014 | Comments (0)

#写手二十题# 被胖次君点名了然后……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笔名莲花郎面。
出典赵长卿《鼓笛慢》,“暑风吹雨仙源过,深院静,凉於水。莲花郎面,翠幢红粉,烘人香细。别院新番,曲成初按,词清声脆奈难堪羞涩,朦忪病眼,无心听、笙簧美。”
其实没什么深刻意义,不过请别再叫我莲面郎君了,那个听起来很像西游记里的某只怪。


02.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力是什么?

正式签约并且从事写作是十八岁?
想继续写下去的动力是“莲花花我要给你生孩子”“再不更我报警了”“再不更就吊死在你家门口”“呵呵刀片已经寄出去了”。


03.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么看法?

是正剧,而且是一看就很高冷的那种。
据说从落笔第一个字就能看到百万字后的结局是悲剧。(并不!)

据虫子说我这个文风得扑死在网文上……
从弃文率来看大部分人的内心都经历了“好厉害”“不知道她在讲什么”“什么鬼啊不想看了”的过程。
刀受说我的文有笑点有爽点写得很好,现在看来只是因为她的笑点与爽点跟普通人长得不一样而已。


04. 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风格落差大吗?请简述之间的差别。(不论是结构、文字叙述 ... Read more »

Views: 664 | Added by: Robin | Date: 12.03.2014 | Comments (0)

最初与最后的祝福   

【门格尔&安默拉|生日场合|与正文衔接|内含剧透】

什么亲情向啊啊啊其实是作者这个变态萝莉控想写禁断又不敢在jj发

    实验刚刚结束,药效尚未退去,安默拉的意识还有点模糊。

    她努力睁开眼睛,黑暗中游离着暖黄色的光,冰冷坚硬的试验台就像小船般漂浮在光芒中。她撑起身子,逐步适应周围的环境,一点点看清了那些暖黄色的光芒是什么。

    细长的蜡烛挤在银质烛台上,火光看起来纤弱却温和。这些烛台以安默拉为中心,排列成逆向五芒星魔法阵,但是没有激活任何魔法效果,它是纯粹观赏性的。

    安默拉从试验台上爬下来,就像往常一样,门格尔已经离开了。

    她绕开地上那堆蜡烛,在黑暗中摸索自己的衣服鞋子,准备返回卧室好好睡上一觉。

    “醒了?”

... Read more »

Views: 1092 | Added by: Robin | Date: 11.26.2014 | Comment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