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您也依舊愛著我嗎, Guest? | RSS

皮格馬利翁的時光

Sunday, 02.25.2018, 4:39 PM
Main » 2015 » April » 28 » 【刀剑乱舞】【短篇完结】【江雪左文字&女审神者】必杀
10:02 PM
【刀剑乱舞】【短篇完结】【江雪左文字&女审神者】必杀

《必杀》
刀剑乱舞,江雪左文字&女审神者。
轻微性暗示。

 

    一直到晨光熹微之时,少女还在为出阵前江雪的表现担忧。

    “夜战的话,短刀们都很乐意出阵呢,江雪还是留在本丸比较好吧。”
    “无妨。”

    “是因为小夜或者宗三在队里的缘故吗?如果实在担心,我也可以把他们换下来,等明天与你一起出阵哦。”
    “无妨。”

    “如果遇上检非使,我就算拼了命也会保护好他们的,所以江雪就放心吧,没必要勉强……”
    “无妨。”
    他顿了顿,皱起眉,又说道:“是在担心我拖后腿吗?”

    少女惊讶又窘迫地低下头去,回避着他的眼神:“不、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夜战会给江雪带来压力而已。最近资源储备也有点不足,如果受伤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受伤也……”从江雪这个角度只能看见少女些微凌乱的额发,他眉头皱得越发紧了,“受伤也无妨。”

    “不行不行!”少女用力摇着头,“拜托了,江雪今晚还是留在这里吧。”

    就这么强行把他留在了本丸,少女心中依然惴惴不安。

    江雪向来不喜争斗,对于“出阵”这件事就算不是深恶痛绝也该是喜欢不起来的,可他最近的表现却有点反常。

    不管白天晚上都要抢着出阵作战;演练时总是对那些看起来就极具威胁性的对手跃跃欲试;刀装碎了也不愿意返回本丸;轻伤的时候甚至拒绝了少女立刻进行手入的要求……

    “江雪最近到底是怎么了嘛……”

    返程的时候少女一直对这件事念念叨叨,队里的短刀们却没人可以回答她的问题。

    就这么一路烦恼着回到本丸,没想到迎接自己的正是返回途中一直在想的那个人。

    “可以出阵了吗?”
    什、什么?这才刚回来啊!

    少女错愕地看着晨光中的江雪。他的银发染上细微的霜色,眉目间冷清萧瑟之意更甚往初,黑白纹缕交错的袖口有点濡湿的痕迹,大约是在晨雾间站了很久吧。

    “江雪……还是先回去休息一下吧?”不会是因为担心弟弟所以一夜没睡吧?
    “无妨。”这是意料之中却又让少女有点害怕的回答。

    他沉默寡言,喜怒都在那副冷淡的眉眼间藏好了,但凡出现这种情况,少女便有些不知所措。

    “请、请稍等一下吧。”少女选择回避。

    她领着忙碌了一夜的短刀们进去,然后和一期一振一起把他们哄睡着了。这时候天色渐明,少女又用为数不多的资源弄了点刀装,心中暗自祈祷今天要出阵的刀剑们也能安全归来。

    江雪安静地看着她做这一切,待她闲暇时才上前。

    “新的刀装?”

    少女似乎没料到江雪就在附近跟着,她回过头磕磕绊绊地说道:“啊,是的!江、江雪啊,刚刚的事情我没忘呢。真是抱歉,不过如果江雪想要出阵的话,还是等鹤丸、长谷部他们都起床了再说吧。”

    江雪看见她紧张懊恼的神色,不知道为什么,又忍不住皱起眉。

    而他这副似乎有点不悦的表情让少女越发紧张起来。

    两人就这样陷入尴尬的沉默之中。

    “江雪最近……有点奇怪啊,是有什么心事吗?”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少女,她把刚刚做好的刀装收拾好,江雪在她起身时看见了她裹在脚腕上的白色布条。

    “那是什么?”江雪用另一个问题回答了少女的问题。
    “昨晚受了点伤,不过没事,短刀们都好好的……”

    少女的说话声越来越小,胸口也开始有点发闷——因为江雪的表情实在是太吓人了。她的视线开始在空气中随意漂流,然后停留在江雪之外的任何一处。

    “他们……对于您而言很重要吗?”
    “嗯。”心不在焉。

    “又做了新的刀装?之前不是说想攒下资源锻出三日月宗近吗?”
    “因为大家需要啊。”目光游离。

    “最近似乎也很少去探索新的战场了。”
    “听说很难……”怕大家受伤,所以还是先准备好充足的经验与物资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少女变成了话少的那个。

    由江雪主导的话题也终于进行不下去了,两个人再一次陷入沉默。

    “我先去本丸看看。”

    少女费力地拎起那些刀装,准备把它们交给今天要出阵的人。

    “我来吧。”

    江雪伸手接过了沉重的刀装,两个人指尖接触,然后少女像着了火一样把手撤回来藏在背后。她红着脸低下头,又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抬头对江雪道:“抱、抱歉!”

    她道歉的对象神色平和:“为什么要道歉?”

    对啊,为什么呢……?

    大概是因为江雪看起来不太喜欢被人碰到吧。

    “抱歉……”少女没能说出理由,只是懊恼地,又一次地,重复刚才的话,“这些还是由我来做吧,江雪今天要出阵,多休息一下比较好。”

    “害怕触碰我吗?”江雪放下了手里的刀装,上前一步,追问道,“也害怕与我交谈?”

    “不是!”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虽然清楚地知道对方说的是事实,少女还是一口否定了。

    “说谎。”又逼近了一步。

    少女感觉到他让人充满压力的体魄与身为刀剑特有的锐气,她慌乱地往后退了一步,却不小心踩到刚刚锻造失败时弄出的废渣。短促的惊叫声没来得及出口就被扼住了,江雪伸手揽住了她,属于刀剑的金属气息与属于男性的鲜活气息同时簇拥到鼻尖。

    这次的沉默与之前有点不一样。

    在他怀里的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了,少女觉得闭上眼,再睁开,也许就是一生的长短。

    “您似乎只害怕我一个人。”

    少女已经站稳了,可是江雪没有松开手,他的目光游离在少女红透的耳垂与颈后滑下的剔透汗水之间。

    “不是这样的。”少女紧张得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您都把说谎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总之不是江雪想的那样!请不必多虑!”

    少女用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挣脱了禁锢,红着脸跑出去,又红着脸跑回来——她发现自己忘记拿刀装了。

    “等一下。”江雪叫住她。

    “什么?”

    少女抬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江雪把手放在衣带上,然后一点点解开,繁复的饰物落在地上,沉重的铠甲也落在地上,深色的佩刀与单薄的里衣衬出奇妙的融洽感。银发遮掩下的锁骨弧度恰好,晨光从窗户的间隙中照进来,江雪身上的锋利寒意压制不住空气里随呼吸声起起伏伏的炽热氛围。

    当他试图脱下那件白色里衣的时候少女才反应过来:“你在做什么!”

    连敬语都忘了用。

    “之前在演练的时候听到了您与其他审神者的交谈。”

    江雪顿了顿,接着道:“审神者们都对真剑必杀很感兴趣……是吗?”

    某种意义上是的。
    不,不是让你这么表演给我看的意思。
    但是怎么说都有点期待吧?
    不行,这种期待太肮脏了,完全说不出口!

    少女脑内一片混乱。

    她不可思议地问道:“所以最近抢着出阵,轻伤了还不愿意去手入?”

    江雪微微垂头:“是。”

    “真是要疯了……”少女抱着头蹲下来,大声道,“是的,没错,江雪让我觉得非常害怕!”

    江雪闭上了眼睛,觉得这种回答也在意料之中。

    然而少女接下来的话却完全是意料之外的。

    “我这几天都要被你吓坏了!这种状态再上战场要是重伤怎么办!还有夜战也是,江雪明明不擅长,强行出阵有可能会回不来的!一想到会失去江雪,我就怕得不行,一想到我没法拒绝江雪的任何要求,很可能让你任性地去做危险的事情,我就更害怕了!”

    说到最后已经带了哭腔。

    江雪走近她,蹲下身,低头看见她哭湿了袖子。

    “抱歉。”

    “没有,应该说抱歉的是我。”少女抽抽搭搭地抬头,哭泣的样子说不上好看,“是我的态度让江雪觉得不安了,真的很抱歉。”

    “抱歉。”随着这声抱歉而来的是温柔的亲吻。

    少女感觉他的嘴唇触碰到脸颊,沿着泪水的痕迹,然后滑落到她的唇边。江雪一只手用刀推上了门,另一只手有力地按在了她的肩上。

    “唔……”更深的吻,以及猝然被推得贴近地面的脊背。

    “抱歉。”江雪说。

    这又是另一种抱歉了。

 

    【以下省略一万字OOXX】

Views: 923 | Added by: Robin | Rating: 0.0/0
Total comments: 0
Name *:
Email *: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