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您也依舊愛著我嗎, Guest? | RSS

皮格馬利翁的時光

Sunday, 02.25.2018, 4:37 PM
Main » 2014 » December » 30 » 【短篇完结】请温柔地杀死贝洛
1:09 PM
【短篇完结】请温柔地杀死贝洛

全世界的人都想要杀死贝洛。
一年又一年,勇者们的尸骨堆砌在贝洛的法师塔下。
后来,一位自称深爱着她的圣殿骑士踏着这些骸骨走进了她的高塔。

“如果要杀我,那么请温柔一些。”

1、专注萝莉和美青年一百年。
2、脑洞短篇,俗气老套,不喜别看。

 

1、
    贝洛是魔鬼。

    兰斯洛特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这句话,可是当他再次张开眼时,又不得不把这句话推翻了。

    正穿梭于炼金仪器之间的贝洛穿着色彩鲜亮的长裙,裙摆上那些琐碎的镂空花纹让兰斯洛特想起中央大教堂的穹顶。她还戴了顶黑色小礼帽,礼帽上装饰着精巧的钻石珠花。鞋子尖尖的,每一步踩在地上都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副打扮让她看起来不像是声名狼藉的亡灵巫师,更像是一个优雅地享用下午茶的贵族大小姐。

    “您的裙子……不会造成什么麻烦吗?”兰斯洛特站在房间最边角的地方,温柔地向贝洛行了骑士礼。他在心里恳求神明的原谅,他并不是真的企图跟这个魔鬼对话,他只是想要了解敌人的想法。

    贝洛从一堆试管间抬起头,朝兰斯洛特露出天使般的笑容:“不,不会。裙撑是用精灵的胫骨制作的,它们的骨骼柔软而坚韧,还具有良好的魔导性能,我想我接下来的实验会需要它的。”

    兰斯洛特握紧了剑,眉头微微皱起来。禁止猎杀精灵的法令在三百年前就出台了,神殿祭祀们从小就教育他精灵与人一样是平等的,受女神庇佑的,他简直没法想象用精灵的骨头制作裙子这种事。

    “恕我直言,这太残忍了。”兰斯洛特镇定地迎向世界上最可怕的魔女的目光,缓缓道出自己的想法,“魔导材料有很多,不是吗?”

    贝洛拿着试管的手僵硬了一下,她似乎有些无措:“抱歉,我没想到您会讨厌它。”

    兰斯洛特为她的反应大吃一惊,他几乎可以预料这位魔女发怒的恐怖场面了,可是她没有。

    贝洛飞快地放下手里的试管,不安地拎着裙摆对兰斯洛特道:“我只是……我只是没有比这更好看的裙子了,我想把它穿给你看。”

    兰斯洛特努力不让自己的下巴掉下来。

    “抱歉,真的,是我冒犯您了。”贝洛飞快地鞠躬,转身就冲出了炼金实验室,她在出门之前突然回头道,“从来没有人追求过我,我有些不知所措。请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好好适应的。”

    兰斯洛特隐约看见她眼眶微微泛红,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握剑的手,他居然能凭这么随便的一句话伤害那个人类有史以来最可怕的魔女?

2、
    “因为在乎,所以可以伤害。”

    老祭祀将圣典合上,布满皱纹的手颤抖着覆在兰斯洛特的额头上,他知道自己面前这个金发碧眼的年轻人。

    兰斯洛特是圣殿骑士团的希望,神明的宠儿,整个宗教帝国里最璀璨的一束光。他对世间一切都怀有善意,恪守着古典骑士礼仪,以最热忱的态度、最虔诚的信仰带领圣殿骑士团渡过了一场场圣战。

    兰斯洛特谦逊地垂着头接受老祭祀的赐福,在长长地祷文结束后,他才注意到这句略显突兀的话。

    “这是圣典中的词句吗?抱歉,我从未听过。”

    老祭祀摇了摇头,慈爱地对兰斯洛特道:“不,神明不会教我们如何用爱去伤害一个人。”

    兰斯洛特对这位抱养他的老祭祀极为尊重,他有些不能理解老祭祀的话:“那么您的意思是?”

    老祭祀从祭台上走下来,他没有站在高处时显得越发干瘪老迈,金色的祭司长袍晃晃荡荡的。他抚摸着圣典的外壳,平静地对兰斯洛特说:“神明没有教给我们这些,但是兰斯啊,对抗魔鬼只能用魔鬼的手段。”

    而兰斯洛特,无愧于他圣殿骑士的称呼,飞快地反驳了老祭祀的话:“您是这样认为的吗?可是神说过,我们没有必要因为那些污秽而让自己堕落。”

    “神爱魔鬼,所以不会教我们如何对抗魔鬼。”老祭祀眯起眼睛,穹顶上的琉璃窗折射出耀眼的光芒,他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多惊世骇俗的言论。

    兰斯洛特震惊地看着老祭祀:“您还好吧?”

    “一切在神的眼中都是平等的,可是我想,神大概唯独偏爱魔鬼。神在纵容它们,而这纵容让魔鬼自取灭亡。你看,兰斯,神的爱能拯救我们,也能杀死魔鬼。”老祭祀张开双臂,金色的祭祀袍与金色的阳光融为一体,他看上去就跟融化在光芒中一样,“兰斯洛特,如果有一天你需要杀死一个你无力对抗的人,那么请记起我这句话。”

    兰斯洛特很久都没有缓过神来,不久之后,他听说老祭祀被异端裁决所带走了。

    那是进去了就不能出来的地方。

    兰斯洛特得知这个消息后突然记起了老祭祀的这番言论,“神爱着魔鬼”,也许老祭祀是真的被深渊魔物给腐化了吧。兰斯洛特心中并没有太大的感伤,“除去异端”这个观念在他心里已经根深蒂固了。当养育他的老祭祀被审判之后他只会平静地在心口画十字,为那个可怜的老人能够重归神的怀抱而开心。

    他是圣殿骑士团最优秀的剑,没有任何一丝属于自己的欲望,所有含贬义的词都跟他不沾边。

    不久之后兰斯洛特就从中央大教堂被调派到边陲小镇的教堂,他受命铲除一位盘踞在这儿足足有上千年的魔女。

    ——臭名昭著的亡灵巫师贝洛。

3、

    贝洛觉得天天在她的法师塔下叫阵的圣殿骑士简直是个大傻冒,他居然相信有人可以活一千岁!

    没有人可以活这么长时间,就连研制不死药的贝洛也不过刚刚年满十四岁。这座法师塔是祖传的老东西了,贝洛家世世代代都是亡灵巫师,他们亵渎生命,侵犯属于神的领域,孜孜不倦地寻找着传说中让人青春永驻的不老元素。

    贝洛是她母亲的第三十八个孩子,也是三十八个中唯一活下来的那一个。

    她的母亲显然也是亡灵法师,强大而且邪恶。她将自己的卵子与无数种魔物的精子结合,在炼金实验室里制造出受制于贝洛家族血裔的半魔人守护者——她还企图用同样的方法制造出孩子。那些为了打败魔女而来的勇者大部分都被提炼成了生命元素,在贝洛的母亲意识到自己必须有个继承者的时候,这些生命元素就派上了用处。

    贝洛的兄长和姐姐都是奇形怪状的样子,因为生命元素在实验室里的反应情况实在是太复杂了,就连她母亲这样优秀的巫师也无法掌控。幸好贝洛比较正常,高挺的鼻子,雪白的肌肤,心跳稳定有力,思维精密严谨。

    贝洛的母亲死后,贝洛就理所应当地继承了这座历史悠久的法师塔,她要继续不死药的研究。

    全世界的人都想杀死贝洛,因为在传言里她是活了一千年的邪恶巫师。

    可是贝洛很安全。

    贝洛居住的法师塔是贝洛家族经营了整整千年的要塞,它坚不可摧,就跟一座小小的城池一般。贝洛的母亲还为她留下了无数可以自我分裂的半魔人,这些半魔人与她有直接的血缘关系,他们听令于贝洛,守护这座阴森的高塔。贝洛自己也是三十八个孩子中最优秀的,她在十岁的时候就能一个人应对那些相对平庸的勇者了。

    ‘快滚开,快滚开!’

    贝洛嘴里念叨着,她飞快地撩起厚重的窗帘瞥了一眼,法师塔下那名傻乎乎的圣殿骑士还跟木桩似的杵着。

    那家伙每天都来法师塔底下探查,可是没有魔法天赋的人根本看不见被贝洛家族隐藏起来的入口。他无计可施,但又毫不气馁,这附近的土地都被他翻了一遍。贝洛觉得要是再过几天,他也许就能从地下挖开一条道儿了。

    “等等!请等一等!你就是魔女吗!”塔下的傻大个高声喊道。

    贝洛这才意识到自己短暂地撩开窗帘时已经被他发现了,她一把推开窗户,朝着骑士大人笑道:“是啊,愚蠢的人类,快滚回你的摇篮吧!再留一刻我就让你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森林里的夜莺啼鸣不止,可是兰斯洛特却突然觉得这位魔女咒骂的声音似乎更加婉转动人。

4、

    “魔女大人,我深深地仰慕着您……”

    兰斯洛特这句话脱口而出之后几乎是想要把自己的剑和盾都扔下,然后捂住脸拔腿就跑。他并不是一个对女士举止轻浮的人,说起来,他在过去二十六年间都没有任何应对一名可能与自己相恋的女性的经验。

    可是那句话就这样脱口而出了。

    兰斯洛特在心里忏悔自己的堕落,然后有记起之前老祭祀说过的“用爱去伤害一个人”。对,也许只是因为受老祭祀的影响太深了,他急切地想要解决掉眼前的麻烦,所以才会莫名其妙地用这种话来冒犯一位危险的女性。

    是他的错,不能急功近利,不能心怀恶念。

    兰斯洛特不断地忏悔,与此同时,贝洛那边却没有一点反应。

    她飞快地将窗帘合得严严实实,脊背紧紧贴着墙壁。她在思考,如果这座法师塔有了一个男主人会怎么样。

    贝洛家族已经单传很久了,每一代贝洛巫师都只会在自己必须有一名继承者的时候才想起结合的事情。到了贝洛的母亲这一代,男女之间的结合都已经被省略了,她用魔物制造血裔,提炼生命元素化合出子嗣。她所做的一切都违背常伦,邪恶扭曲。

    贝洛在考虑要不要接受这个圣殿骑士大人,她不需要他繁衍后裔,这么蠢的人不配把自己的血融进贝洛家。

    可是她需要有人帮她做点别的事情。

    如果法师塔有一位男主人,那么地下那些半魔人就不用呆在粪臭味里了,她饲养的妖精也能重新住进拟态棚屋。还有那些精密而沉重的炼金器具,贝洛早就想把它们搬动一下了,可是她不能让半魔人碰这些脆弱的玻璃器皿。他还能离开法师塔,去遥远的地方为自己带来新鲜的实验材料,在这点上半魔人能做的也十分有限。

    “请进来吧。”

    兰斯洛特怀疑自己听错了,他清了清嗓子,不安地碰了碰自己腰间的长剑:“您说什么?”

    贝洛打开了法师塔的大门:“请进来,我的仰慕者。”

    兰斯洛特瞬间就被挂上了“魔女仰慕者”的糟糕称号,他感觉自己的腿不受控制,一步步走向那个黑洞洞的塔楼。

    “……您这是……接受我了?”兰斯洛特觉得事情的发展已经不可预料了。

    贝洛拎起裙摆朝他行礼,她的动作看上去有些生涩:“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被人追求,骑士大人。”

    但凡人生中第一次都是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的,兰斯洛特清楚地知道这一点,但是他甚至不敢去思考万一魔女的这个“第一次”被他搞砸了怎么办。

    他按着胸口的骑士勋章朝贝洛行礼,将身子弓到九十度以下才能握住她的手,他亲吻了贝洛苍白的手背,然后道:“我的荣幸。”

    他发现自己背在身后那只手已经开始冒汗了,法师塔里一点都不热,可是他感觉他的铠甲就跟蒸笼一样。

    “您想要一个怎样的孩子?我觉得狮鹫宝宝不错,它们比妖精要好养活些,飞行能力也很强。”

    贝洛认真地思考着自己和骑士大人以后的事情。

    兰斯洛特简直目瞪口呆:“您在说什么?”

    “我说我们的孩子。”贝洛朝他灿烂地笑起来,“不需要您生,我可以从魔物身上提炼生命元素。你可以选择狮鹫的翅膀,妖精的面孔,人类的智慧。我会尽力去做好的。”

    兰斯洛特心想这家伙一定是行走人世的魔鬼。

    可是他作为神明的使徒居然跟一个魔鬼相处得如此融洽!

    神啊,原谅他吧。

5、

    “哦天哪,你居然听他们的话乖乖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贝洛一边给自己种的星目草除虫一边对肃立的兰斯洛特说道,“那明明就是党派之争!你和那位老祭祀都是学院派,但是现在教廷是由自由派当权的,你们混不下去是理所应当。”

    贝洛已经把那件用精灵胫骨作为裙撑的衣服换了下来,她穿着宽大的法师袍,比以往任何一刻都要阴森。今天晚上她的主要任务是给星目草除虫,顺便将它们一直到月眼花上,根据她的说法,每移植一百株大概会有一株成功。

    兰斯洛特在花棚里根本站不住脚,到处都是看上去不起眼的珍贵魔导材料,他的铁靴瞬间就能毁掉贝洛大半年的成果。他踮着脚,紧贴墙站:“我们都忠于神明,这点是不会变的。”

    “人都会变。”贝洛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今天上午在实验室里发生的事情似乎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影响。

    兰斯洛特细细地观察着她,她上午是红着眼眶跑出去的,可是现在看起来一切正常。这让兰斯洛特松了口气,他也不在乎贝洛跟他说些什么了。

    贝洛一边除草一边对兰斯洛特道:“你不用回去了,就呆在我的法师塔吧。教廷里根本没有神,我一直怀疑神就是因为受不了教廷才跑回天国的。”

    “请不要这么说。”兰斯洛特的声音比平时略高,但是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不该这么朝一位女士说话。

    他窘迫地低着头,把脚踮得更高了:“抱歉,我只是不能忍受有人玷污神圣教廷。”

    “我能理解,信徒都是这样。”贝洛似乎也不怎么在乎,她点点头,“有信仰是好事,真的。可是因为信仰不同而随意抹杀就不是好事了。你觉得信仰元素力量的法师们是异端吗?比如说我?”

    这个问题兰斯洛特没法回答,他原本是受命清剿异端而来的,这个异端显然就是指贝洛。

    “好吧,在你眼里我就是异端。”贝洛咔嚓一声把一株完整的星目草剪坏了,她有些低落地说道,“可是没有哪个法师觉得神圣教廷是异端,我们最多觉得圣殿骑士有些蠢……这真是太不公平了。”

    好像很有道理……

    兰斯洛特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把自己吓坏了,他用力摇了摇头,不能受到任何蛊惑,他必须全身心地忠于神明。

    “晚上一起睡吗?”贝洛擦了擦汗,直起身子对骑士大人说道。

    兰斯洛特被吓了一跳:“抱歉,我不能……”

    贝洛抬头看着他,目光里是纯然地疑惑,兰斯洛特在这样的注视下努力了好几次也没能把话说完整。

    “好、好的。”

    兰斯洛特的耳朵红了,他想那孩子大概还不知道留宿一名成年男子的具体含义。而如果仅仅是守在她卧室门口,那么他应该能做到。身为神明的侍奉者,圣殿骑士必须保持坚贞,他们从生到死都是……处男。

6、

    事实证明骑士大人想错了。

    “如果不脱掉铠甲的话,你就只能跟地下的半魔人一起睡了。”贝洛不耐烦地拍了拍旁边的枕头,两人已经僵持太久,她看上去确实很困了。

    兰斯洛特将眼神放在灯罩上,尽可能专心致志地数着那上面有多少个亮片。

    贝洛换了件睡裙,白色的,看上去有些旧了。她穿着这种幼稚的款式显得年龄格外小,兰斯洛特心里正在源源不断地生出罪恶感,他不断告诉自己这是个活了一千岁的老妖婆,根本没有什么诱拐少女之类的事情。

    “骑士大人?”贝洛斜靠在床上,和这个倔强的圣殿骑士僵持着。

    “并不是所有追求者都要到床上来的……”兰斯洛特梗着脖子,耳根泛红。

    “快点!”贝洛显然听不进去他在讲什么。

    兰斯洛特一口气说道:“抱歉,我不能跟您一张床。”

    “快点上来。”贝洛打了个呵欠,看上去是困极了,“我又不吃人。”

    不不不,传言中你是吃人的!

    兰斯洛特张了张嘴,但立马又把这句话咽了下去。

    “真的不行……”

    “上来。”

    “我很抱歉。”

    “快点,我冷死了。”

    “不行……”

    两人这么僵持了大半夜,不知过了多久,贝洛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她睡着了。

    兰斯洛特总算松了口气,他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正要转身离开,突然就听见贝洛迷迷糊糊的话语声。

    “轻一点……”

    兰斯洛特苦苦支撑的大半夜的严肃脸终于红透了,他回过头来看贝洛,原以为她在做什么奇怪的梦,可是看表情是不是。

    贝洛看上去很痛苦。

    “轻一点。”

    她的声音模糊而嘶哑。

    兰斯洛特走到她的床前,轻轻拍了拍她,可是贝洛没有从梦魇中醒过来。他将十字架掏出来,蹲在贝洛的床前唱起安魂曲。兰斯洛特的声音并不怎么好听,就连唱了二十多年的圣歌也只能勉强说是没走调。可是他很温柔,很虔诚,那是连神明听了都会感动的歌声。

    “别……疼……”

    贝洛一直在叫,但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彻底安静下来。

    兰斯洛特索性坐在了地上,轻轻地牵起她露在被子外的手,安魂曲的声音一直未曾停过。

    “别杀我。”贝洛突然小声说道。

    兰斯洛特唱错了一个音。

    “如果真的必须杀我,请务必……温柔一点。”

    兰斯洛特的歌声停下了。

    这句话长而清晰,根本不像是梦话。

6、

    全世界的人都想要杀死贝洛。

    一年又一年,勇者们的尸骨堆砌在贝洛的法师塔下。

    后来,一位自称深爱着她的圣殿骑士踏着这些骸骨走进了她的高塔。

    ……

    ……

    然后?

    没有然后了。

    那位进入塔内的骑士再也没有出来过,谁也不知道故事的结局。

 

感言:

从贝洛来说,她觉得自己的研究是道德沦丧毫无良知的,她希望不老药的研究连同邪恶的家族血脉一起消失,所以她邀请前来杀死她的骑士进入塔内。她一边厌弃自己的肮脏一边渴慕骑士的纯洁,想办法与他同归于尽。
从骑士说,他知道自己被教廷抛弃但是又不能违背神的意志。同时他对贝洛心怀好感,这让他有种负罪感。于是他想办法执行神的旨意然后将陷入污秽恋情的自己摧毁。
从自由党来说,他们想要得到不老药,在魔女消失后立刻派人找到了贝洛家族的研究成果,贝洛所希望的“结束这罪恶的一切”并没有成功。

谁都没有得到救赎。

Views: 177 | Added by: Robin | Rating: 5.0/1
Total comments: 0
Name *:
Email *: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