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您也依舊愛著我嗎, Guest? | RSS

皮格馬利翁的時光

Sunday, 02.25.2018, 4:36 PM
Main » 2014 » December » 3 » 写手二十题
3:04 PM
写手二十题

#写手二十题# 被胖次君点名了然后……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笔名莲花郎面。
出典赵长卿《鼓笛慢》,“暑风吹雨仙源过,深院静,凉於水。莲花郎面,翠幢红粉,烘人香细。别院新番,曲成初按,词清声脆奈难堪羞涩,朦忪病眼,无心听、笙簧美。”
其实没什么深刻意义,不过请别再叫我莲面郎君了,那个听起来很像西游记里的某只怪。


02.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力是什么?

正式签约并且从事写作是十八岁?
想继续写下去的动力是“莲花花我要给你生孩子”“再不更我报警了”“再不更就吊死在你家门口”“呵呵刀片已经寄出去了”。


03.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么看法?

是正剧,而且是一看就很高冷的那种。
据说从落笔第一个字就能看到百万字后的结局是悲剧。(并不!)

据虫子说我这个文风得扑死在网文上……
从弃文率来看大部分人的内心都经历了“好厉害”“不知道她在讲什么”“什么鬼啊不想看了”的过程。
刀受说我的文有笑点有爽点写得很好,现在看来只是因为她的笑点与爽点跟普通人长得不一样而已。


04. 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风格落差大吗?请简述之间的差别。(不论是结构、文字叙述、故事走向、常写的题材等)

挺大的。
一年前看自己的文想捂脸。
现在看自己的文打瞌睡。


05. 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么样子?
【这道一定认真答】

文字风格的话,比较喜欢一看就特别有画面感可以带给我无数联想的那种,比如弗吉尼亚伍尔夫。或者是有着奇诡的想象力,把我看见的一切扭曲成意料之外的样子,比如阿多尼斯、博尔赫斯。总之是那种空间很大的文字,不会被桎梏在现世的范畴之内。

故事风格就跟文字完全不一样了,我比较偏好代入感极强、节奏紧凑激烈的那种,能接地气最好。推理方面的话喜欢岛田庄司,科幻奇幻类喜欢田中芳树……其实聊斋或者三言两拍那种也喜欢。


06. 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感觉键盘/ 笔杆要爆炸了)

擅长长篇正剧,擅长架空奇幻、科幻、魔幻(总之是非现实题材)。
其实我觉得自己挺擅长撸肉的,严打时期我都是自给自足。= =

07. 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

没有什么不擅长的。
读者老爷想看的我都能写,不管是承包鱼塘还是壁咚。
我就是这么有原则的一个人,请好好疼爱我。(不对)

08. 你写一篇小说/ 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看字数。
90多万字用了一年不到。
一般时速是两千,跟虫子一起码字之后降低到了七百。

09. 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

通宵撸章纲,然后动笔。


10. 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抖腿,困扰是可能被睡在上铺的室友打死。


11. 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序等)

打字派,没人的时候会用语音输入法。

程序的话,电脑上一般使用EmEditor。爪机和pad上一般用WPS和有道云。
赶稿状态会开启小黑屋。


12. 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没有打草稿的习惯,但是会撸章纲会修文。
风格落差不大,自己都能在三分钟内睡着。

13. 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傻白甜,但是不太会写。
所以说……生活已经如此艰难,谁要特地跑到网上写憋屈虐文啊。(膝盖一痛)

14. 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不论是自创、同人写手或职业作家)是谁?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男频的话比较喜欢番茄、虫爹、方想……
女频的话,点家吱吱,jj多木。

文风没什么影响,因为我写的东西不是我喜欢看的,只是我想说的。
作家的话目前还是伍尔夫吧,她对我的影响非常大,不仅是文风,还有人生观什么的。


15. 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写手。
我只是写手,我离“文学”或者“作家”这样的词太远了。
没有过类似的梦想。


16. 在文字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呢?

好像很多的样子……


17. 那么,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喜欢。
热衷程度:想给读者老爷们生花果山。

18. 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不论自创、同人、学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欢的也可以都放上)

青云,人圣陨落,三叩首谢师恩。(好像是第二百三十七回、此生一会,薄如云水)
节选如下:

    “弟子毕生所学乃是师尊所授……”

    一下叩首。

    “身家性命亦为师尊所赐……”

    两下叩首。

    “如今弟子将一切都还予师尊,只求您答应弟子一件事……”

    三下叩首。

    礼成。

    “若是弟子身陨,还请师尊佑我人族不灭。”

    白发落在地上,一尘不染的祭服在黑暗中绽放成孤高而圣洁的姿态。

    太清瞑目凝神,沉声道:“我若不应,你待何如?”

    “师尊……”镜离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是最后脱口而出的还是这两个字。

    太清叹了口气:“将人族送到仙道手下,这是千古骂名你可知道?”

    “知道。”镜离比谁都更清楚,不管人道是存是亡,他作为末代圣人都逃不过责难。

    太清看了他很久,迟迟未能说出一句:“……”

    此时天上没有烈阳,也没有皓月,只能看见时不时划破黑暗的流星,它们浑身燃烧着天火,或是融化在一片炽热中,或是沉沉地坠落大地。天摇地动,四海翻覆,恐怖的末日之景中竟然生出几分悲壮。

    太清伸手碰到他眉心间清澈透亮的灵明,发出最后一声叹息。

    那点灵明在他手里黯淡下去,一如几百年前在他手中亮起时那样。

    ——寂然无声,惊心动魄。


19. 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么样的改变?

我个人挺喜欢的。
希望能更接地气一点。


20. 最后,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容我想想

Views: 302 | Added by: Robin | Rating: 5.0/3
Total comments: 0
Name *:
Email *:
Code *: